君临臣下

【all备】关于一夜做几次的采访

【亮玄】
亮:什么?一夜几次?
备(害羞):孔明要求的…七八次吧…
亮(一把搂过备):主公哪,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对吧?
备(低头):嗯…
亮(抵在备的额头上):亮觉得,今天可以做…
备(娇嗔):好嘛,都依你…
(要是有人知道,三分天下的其中一位居然是个受…还被自己的军师攻…)
【云玄】
云:一夜吧…五六次…
备:子龙比孔明的次数还少,但每一次都做得很久耶! 云(笑):云只是觉得,哪怕云比不上军师,但云可以让主公舒服啊…
备(羞红):子龙…
(这还是蜀主么???)
【法玄】
法:五六次?
备:在汉中的时候倒是经常做…不过孝直的欲望太大了啊!
法(直接把备壁咚在墙角,眼中带着邪魅的笑):主公是想明天下不了床么?
备(认输):孝直不要,今晚做了,明早怎么上朝啊?
法(邪魅):主公明日请假…
(好了好了,我明天就出小黄文…)
【曹刘】
曹:几次?连儿子都生出来了!只不过太叛逆…
备(疑惑):冲儿哪里叛逆了?
曹(愤怒):不是冲儿!是仲谋!
(所以三国演义就是一部家庭伦理剧…)
【孙刘】
权(一脸无所谓):五次。
备:仲谋不要这样,你明明每次都做一晚上!(声音低了下来)花样还多…
权(邪笑):今晚我们就试试如何?
(所以我站仲谋攻…)
【统玄】
统(终于抬起头):七次…吧?
备(呆萌):好像…
统(突然抱起备):那还不来?春霄一刻值千金呢…主公…
(士元黑化ing!)
【禅备】
禅:我想几次就几次!
备(无奈):儿子就是任性…
禅(吻脸):父亲大人,请允许我爱你!
备:……
(父子play???)
【嘉玄】
嘉:七八次吧…对吗,玄德?
备:哪里有!奉孝每次都做好多,又好久…
嘉(狐狸般阴险笑):话说玄德,我们已经好久没做了…
备(惊慌):你…要干什么?
嘉(阴险):上你…
(奉孝好不容易攻一次…)
【瑜玄】
瑜:五次!都是上战场的人纵欲过深不好!
备(感动):公瑾…
瑜:只不过我们基本见不了面,所以只好把上次的算上一块做…
备(嘴角微抽):公…瑾…
(冷得要死的cp…)
【逊玄】
陆:六次?
备:伯言的话都对啊…
陆(嘴角勾起笑):玄德,已经欠我多少次了?今晚算总帐!
备(瑟瑟发抖):oh,no!
(相爱相杀…)

其实君临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挖了好多坑了!
不行不行,君临必须填坑了!
不然就会被打死的!
请假三年【?】
不对,我想请假几年就几年!【你确定…么…】
填坑去了!

【亮玄】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君临这几天的努力…
含泪吃完糖。


门铃响了。
刘备走过去开门,却看到一个陌生的男子站在门外。 "玄德。" 男人开口,却有种说不出的沧桑。
今天,是三月的某个不知名的日子。
对于刘备来说,却天翻地覆。

世界好像突然变慢了。
他当然知道他要死了,但他仍然舍不得面前这个男子。 他要交代的事都交代完了,现在唯有静静地感受,这一生只有一次的瞬间。
"孔明…" 最终他还是这么唤道。
他几乎以为自己又要哭了。
但他没有。
还是如他们初见时一般笑着。
这一天,四月二十八日。

五丈原的风并没有因为他的将要离去而减小哪怕一分。
他知道,自己又想那人了。
曾经站在草庐前,青袍素衣,侃侃而谈他的汉室江山…
那个刘豫州,再也不会出现了。
他轻叹一口气。
果然…还是无法释怀么…
这一天,八月二十四日。

刘备呆愣了一会儿,随即被门外的男人抱住。
"玄德…"诸葛亮轻轻呢喃着。
刘备靠在他怀中,久违的温度…
以及,久违的二人。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亮玄】月深雾浓

小短篇
有刀

又是一个月夜。
诸葛亮看着脚下的蜀军大营,正想转身回去,却意外的发现了一个人影。
"…主公?" 犹豫半晌,他开口道。
那个人回过头来,长发在夜风中飘零。
他的眼眸中满是迷茫,是为了明天的博望坡之战?
"孔明…"既羞涩又迷茫,哪还有半分英雄之气?
"备辛劳半生,连天下都安定不了…明天的战斗…备若输的话,孔明就…另寻明主吧…"
诸葛亮浑身一颤。
然后,他走过去,将人拥入怀中。
"主公何出此言?亮的一生都给主公,还换不回一场战争的胜利?" 怀里刘备的身体抖动一下,然后诸葛亮便听见一阵抽泣。
"主公…亮…" 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因为刘备抬起头,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的轮廓流下。
诸葛亮闭眼,没有一个人看到,一颗珍珠般的泪珠落下,在地上碎裂。
终究…还是不能在一起么…

月依旧深,雾依旧浓。

【all备】师父与徒弟



今天诸葛亮又收了一个徒弟。
为什么说"又"呢?因为诸葛亮已经有了好多徒弟…
而现在,他的徒弟们,没错是"们",正围着他的新徒弟——刘备转。
"那个…师哥师姐们,叫我玄德…就好…"
这一定是刘备软糯的声音没错。
"玄德啊,今年几岁了?"
这绝对是张飞!总是问这种问题!
"玄德是吗,以后叫我子龙好吧?"
赵云?他怎么可能一次性说这么多话?
"你好玄德,我叫姜维。"
果然还是姜维比较靠谱么…
"你怎么这么萌啊玄德?"
这…郭嘉?
"玄德今晚有时间吗?"
这一定是假的曹操…
"哈哈,玄德叫师哥!"
怎么公孙瓒也来凑热闹…
……
看着被围在中间的刘备,诸葛亮心中突然有那么一丝的不舒服。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白天,但刘备因为在上课时睡觉,当堂便被带进了诸葛亮的房间。
诸葛亮美其名曰:下课后再说。
于是,刘备一直等到了晚上,诸葛亮回来休息的时候。 诸葛亮推开门看见刘备时才记起今天的突发事件,他张了张口刚想告诉刘备他可以回去休息了,但当他看见刘备昏昏欲睡,胸前的衣领敞开着,在烛光的照耀下若隐若现时,他放弃了。
他轻轻走过去,抱起刘备放在床上,然后吻了下去。
一夜荒唐。

诸葛亮和刘备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哦也不一定言顺,因为诸葛亮的徒弟们都老大不愿意的观看了他们的婚礼。

"玄德你这是…?"
"啊,子龙叫我去玩…还有姜维,曹操,公孙瓒…"
诸葛亮暗想,这帮小崽子还没死心么…

【孙刘】星空


其实刘备并不了解孙权,只是见过这个大男孩一般的吴候一面而已。
那时还是在赤壁,他看见在指挥台上的吴侯,那双碧眸一直印在他心中。
诸葛亮曾告诫过他,不要和孙权走得太近,但他还是接受了孙权的邀请。
当刘备踏上去江东的船时,他不禁感慨长江的宏伟。
以及,那个早已在泊口等着他的孙权。

"皇叔!"鲁肃上来迎接,孙权则在一旁笑着看他。
"吴候。"刘备也笑了,他的眸在阳光下闪过一片晶莹的光。
孙权不禁呆住了,半天才回过神来。
"皇叔这一路辛苦了,请到孤的别宫来住一晚吧。"
刘备看向孙权。
"辛苦吴侯了。"

【all备】虐

"统定不负主公之愿!"
然后,他走了…
连同孤的心…一同带走了…

"亮愿效犬马之劳…"
一言,便是一生的承诺。
只是这世上,再也没有了诸葛孔明。

"主公避箭!"
孝直大概是不记得了,当时他喊出这句话时…
才二十有八。

"主公!云已将少主安全带来!"
傻瓜…我只要你安全回来…

送给萌all备的人
君临臣下

【亮玄】鱼水(是糖,食用愉快)

"小亮亮,在吗?"
听到手机短信的声音,正当诸葛亮认为是赵云给他发来的消息时,猛然看到了发件人的名字和他给那个人的备注。
最喜欢的人。

坦白说,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刘备。
自己明明喜欢他啊。
可是,为什么自己,不敢对他说啊。
他深深厌恶着现下的自己。
"在。"他的手指刚刚点下发送键又立即撤回,重新发了一条。
"主公也在?"

当刘备看见了屏幕上的那条信息时,因为紧张纤长的手指都渗出了汗水。
总觉得,心灵最深处那份已被掩埋的悸动开始复苏。
"小亮亮可以陪我出去走走么?"
终于打完了这句话,他松了口气。

诸葛亮的目光骤然变得柔和起来。
没错,他,喜欢着那个人。
"那,街心公园见,主公。"
——真是,期待呢。

阳光温柔的缓缓流淌,很快天便黑了。
"主公,今天有流星呢。"玉一般的声音传进刘备耳畔。
诸葛亮话音刚落,一颗拖着长长尾巴的紫色流星便从他们头顶划过。
然后,诸葛亮眸中映出了刘备正在双手合十,许愿的模样。
深蓝的夜幕,深蓝的,刘备的长发。
"主公,亮心悦你。"
突然而来的话语,让刘备有那么一瞬的呆滞。
片刻,他的嘴角便轻轻扬起。
"备…也是…"